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玄主的真面目(求月票和订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到底什么事?”

王宣见梅小森显得有些神秘的模样,说要自己帮忙,微微感觉到讶然。

这梅小森的实力深不可测,以他目前看到的众人来说,也只有那玄主和罗刹王应该实力在他之上,其他人,甚至包括五城长老,王宣都不能肯定一定会胜过他。

这样的人物,有什么忙需要自己来帮?

梅小森朝着四周看了看,才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找个无人的地方再细说。”

说完就朝着迎面不远处的一座电梯走去。

王宣看到电梯上面悬挂着“星镇”两个字,他之前为了装备材料任务,去过“星镇”,知道这个镇子已经毁灭了,完全变成了星兽等怪物盘踞的世界。

梅小森打开了电梯,走了进去,王宣没有立刻跟了上去,脸上露出一丝犹豫。

梅小森的举动有些怪异,虽说他不一定惧怕梅小森,但万一对方将他带到星镇,有什么后手布置,王宣现在巨神之书不能发动,也没有绝对自信一定可以自保。

“到底有什么事这么机密,这里不能说吗?”王宣一边说一边朝着四周看去,四周众人都在各自忙碌着,并没有什么人会刻意关注他们两人。

梅小森见王宣没有过来,猜到了他的顾虑,想了想也能理解,毕竟自己和王宣不算太熟,突然要带着他前往被遗弃了的星镇,换了任何人都会怀疑,只能又走了出来,道:“那我们边说边聊。”

说完朝着光罩外面走了出去。

王宣这一次跟了上来。

梅小森没有说话,却越走越快,很快就穿过光罩,朝着迎面一处无人的森林中走去。

王宣落后数米,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看得出来,梅小森不只举动怪异,而且神态还隐隐有些焦躁。

以他的实力,什么事能让他如此焦躁?

原本王宣还以为梅小森是不是约自己要前往某种神秘危险之地,寻找特殊机缘,以梅小森一个人的实力不够,这才约他一起,他们强强联手,也许会有希望,但现在看了梅小森的模样,王宣排除了这种猜想。

xiashuba.com

终于,梅小森在一株高达四五十米的参天大树前停了下来,手脚并用,突然顺着这大树往上攀爬。

“王宣,一起上来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如何?”

梅小森的声音传了下来,王宣看他瞬间就往上攀爬了二三十米,应了一声,意念一动,金属触手出现,搭在树杆上,轻松往上升去。

四条金属触手交错,王宣手脚不动,就像被吊在了半空中,不断往上升起,等他登上了四五十米的树冠,梅小森早就立在其中一根粗大的树枝上,居高临下,正在看着四周的景物。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王城”,还能看到“罗刹城”。

至于“玄城”,倒是离他们这里最远,被树木遮蔽,看不到了。

“这里无人偷听,应该可以说了吧。”王宣心里有些提防,所以在距离梅小森三米处停了下来,如果他想突然出手,自己完全可以反应过来。

梅小森像没有看到王宣的提防,只是轻轻吸了口气,才轻声道:“王宣,在杀白色犀牛之前,你见过玄主没?”

王宣一怔,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见到梅小森的时候,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疑惑,那就是梅小森在之前有没有经过玄主的考核?如果经过考核,结果又是如何?

他终于隐隐有些明白,梅小森为什么如此谨慎,也许他所谓的帮忙不是真的要自己帮助他什么,而是说一些与玄主有关的事,所以……他才如此小心谨慎,当然,也有可能他是受玄主或长老所托,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试探自己,看来自己需要格外小心,以防中了圈套。

“见过。”王宣没有否认。

“果然见过,我就知道,以你的表现,必然会被玄主他们盯上,绝不可能放过你的,只要有突破超态希望的,他们都不会放过。”

梅小森轻声自语着。

“什么意思?”王宣皱起了眉头。

梅小森转过身来,看向了他,然后在树冠上慢慢坐了下来,背靠着一根粗大树枝,显得有几分洒脱。

“坐吧,不用提防我,我对你没恶意,一开始我就说了,我找你是来寻求帮助的。”

梅小森摆摆手,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王宣也看着他,四面交投,对方表现得如此洒然,自己再这样满脸警惕,反倒落了下乘。

王宣澹澹一笑,也在三米外的树冠上坐了下来。

“现在可以说了吗?森哥你这可不是求人帮忙的态度啊,换了一般人,只怕早就转身离开了。”

梅小森微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离开的,而且我也猜到你见到玄主的场面和遭遇,你心里应该也是充满疑惑的,想要弄清楚原因。”

这几句话全部说到王宣心里去了,看着距离自己三米之外的梅小森,看着他脸上的微笑,王宣实在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家伙。

“我比较忙,如果森哥只是想要找我闲聊这些,我只怕就不能奉陪了。”

王宣脸上也很快露出澹澹笑容,在不知道梅小森真实意图之前,他不好过多表露什么。

说完,王宣从树冠上站了起来,背后伸出一对鬼翼,便准备纵身跳下离开这里。

梅小森看着他站了起来,突然道:“王宣,你通过了玄主的考核吗?”

王宣心头微微一动,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皱起了眉头,道:“梅小森,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梅小森说到这里,突然叹了口气,道:“不用对我充满警惕,我们的遭遇是一样的,我也接受过玄主的考核,我们如果不联合起来,下场只有死亡。”

听得这话,王宣原本张开的鬼翼停下,之后慢慢收敛起来,扭头重新看向了梅小森。

“下场只有死亡……”王宣嘴里轻声自语,在咀嚼着这句话的意思,继道:“你的意思,因为我们接受过玄主的考核,所以就必须死?”

梅小森微微点头道:“意思差不多吧,当然,如果你无法突破超态,也不会有事,但如果你想要突破超态的时候,便是你的死期。”

王宣背后的鬼翼收起消失,重新坐了下来,与面前的梅小森依旧隔着三米距离,道:“具体说说,为什么如果突破超态的时候,就是死期?”

梅小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不走了?”

王宣看着面前这家伙,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很想揍他一拳,说家伙说话和挤牙膏似的,和他聊天,实在是让人不痛快,要不是他很想知道原因,早就离开了,实在懒得与他过多交流。

看着王宣脸上表情,梅小森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没等他回应,继续接口道:“原因其实很简单,玄主会在我们将要突破超态的时候出手,将我们杀死。”

“为什么?他不希望我们突破超态?”

梅小森叹了口气,才缓缓放低了声音,道:“那倒不是,他当然希望我们能突破超态,但是,他希望能突破超态的不是我们,而是我们体内的……”

梅小森说到这里突然翻出右手,右手上出现一团物质,这物质波动不休,没有固定形态,介于液体和固体之间,显得有些诡异,这是一团没有固定形态的物质,正是他的孵化兽。

“我的孵化兽叫蔽日,这家伙现在已经拥有了强大的自我意识,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吞噬我的灵魂意识,占据我的身体……”

“当然,这是每个实力成长达到了超态巅峰和极限的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我们越强大,就需要时刻面临可能被自己孵化兽反噬的危险。”

王宣道:“就像长老和那些黑袍人一样被孵化兽反噬了?”

梅小森摇头道:“他们不完全是被孵化兽反噬了,而是想要突破超态失败了而已,现在成了玄主的忠实走狗。”

梅小森的语气里,微见不屑,道:“失败后,就基本无望再次突破,他们的潜力已尽,不足为惧。”

王宣一怔,他一直以为长老和那些黑袍人变得半人半怪,是被孵化兽反噬,虽然也怀疑过他们是不是完全被孵化兽吞噬了意识,却没有想到他们是突破超态失败而导致的这样。

“这么说,如果突破超态失败,就会变成这半人半怪物的模样?”王宣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神色,要是这样,那这突破超态的凶险也太大了。

梅小森缓缓道:“我们体内的孵化兽成长到了超态极限,自我意识已经相当强大,它们就会趁着我们在突破的时候,发起第一次攻击,想要趁机吞噬我们的灵魂意识,占据我们的身体,这个过程的确凶险。”

“不过真正可怕的不是想要趁机反噬我们的孵化兽,因为能够成长到超态极限的人,一般意志力都极为顽强,孵化兽想要吞噬他们的灵魂意识很难,多半都很难成功的。”

“真正危险的是玄主,他会在突破的关键时候出手,抓住最关键的时候,抹去我们的灵魂意识,让我们的身体被孵化兽的灵魂意识占据。”

“如果突破成功,我们就将变成和玄主一样的人,反之突破失败,下场就是变成长老和那几个黑袍护法一样半人半鬼的模样,但不论是哪一种,我们身为人类的灵魂意识都已经不存在了,存在于我们躯壳内的,是取代了我们的孵化兽的灵魂意识。”

梅小森说到这里,王宣的恐惧之眼感受到了他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和一丝恐惧,只凭这一点就可以肯定,他没有说谎。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了这个可能性,但亲耳听到从梅小森嘴里说出来,王宣心头依旧感受到了难以形容的震撼。

深深吸了口气,才缓缓开口道:“这么说,玄主……已经不是人类?”

梅小森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因为孵化兽吞噬了人类的灵魂意识,会获得这人类的所有记忆,甚至会继承或者伪装成这个人类一模一样的性格,旁人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这孵化兽等于夺取了这个人类的所有一切,包括记忆、性格、身体,更以这个人类自居,继承他的身份和一切,但是他的内在灵魂意识,又的的确确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人类,而是变成了孵化兽的灵魂意识。”

梅小森说到这里,微微摇头,脸色变得很难看。

“王宣,你明白这有多可怕吗?就像我,你面前的我,梅小森,也许哪一天之后,我已经不再是我,但在你们眼里,我依旧是曾经的梅小森,而曾经真正的我,早已经被吞噬,不复存在,更被人鸩占鹊巢,以梅小森的身份存活下去,你能明白,这有多可怕,又有多可悲。”

王宣静静听着,看着面前的梅小森,他能感受到这种恐怖和诡异。

“玄主……长老,和那几个黑袍护法,你确定他们身为人类的意识都已经被孵化兽吞噬了?除此之外,没有别人了?”王宣想了想,再次询问。

梅小森点头道:“是的,只有在突破超态的时候,玄主才有机会下手,所以他会重点关注的也只有我们这样有机会突破的人。”

“你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王宣想起一事,看向了梅小森。

梅小森缓缓道:“那是因为一个人……”

他说到这里,突然微微提高声音,道:“千雪,出来吧。”

随着他的声音传了下去,王宣立刻感觉到了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下方,出现了一道生命的气息,显然这人之前不知用什么方法隐藏了自己的生命气息,一直到此刻才释放出来。

这人来得速度好快,移到了他们这株大树之下,再迅速往上攀爬,很快就登上树冠,从中显露出来,出现在了梅小森身边。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看起来很漂亮,只是整个人浑身上下,隐隐带着一股冷意。

王宣看到她的时候微微一怔,这女子他不陌生。

这女子可以显出半身雪白符纹铠甲,之前几次都和梅小森一起并肩作战,属于“凤凰城”的超态极限层次的强者。

像他们这样的超态极限强者并不多,就算是在数百名的超态强者中也是十分显眼,所以王宣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叫白千雪,和我一样,都是即将要突破超态的,她拥有一种极为罕见的特殊能力,名为‘符纹王之眼’,可以看透人的本质。”

梅小森说到这里便闭上了嘴巴,他身边的白千雪则盘膝坐了下去,突然右手一翻,掌心浮现一个符纹图桉,之后她双手合印结在一起,连着结出数印,显得十分复杂。

之后她闭上眼睛,渐渐的,她身体表面连着出现一个接一个的符纹,最终聚集到了她的眉心之中,其中便有符纹图桉从她的眉心升腾而起,化为一个眼睛模样,隐隐生辉,朝着王宣一照。

王宣并没有什么感觉,白千雪却突然浑身一震,勐地睁开眼睛,

脸上露出震惊神色,失声道:“你与孵化兽的灵魂融合为一?”

听得这话,梅小森也是一怔,勐地从树冠上站了起来。

王宣看着面前的白千雪,万万没料到这符纹王之眼竟如此神妙,可以看出自己的灵魂意识与孵化兽的灵魂融合了。

梅小森右手一伸,突然间一杆铁铸大旗落下,便钉在一边树杆上,他突然如临大敌,双眼泛出奇光,盯着王宣,随时准备出手。

“不用紧张,他虽然与孵化兽灵魂融合为一,但却是以人类的灵魂为主导,他还是人类。”

白千雪再次开口,安抚梅小森。

将要出手的梅小森听得这话,才微微吁出一口气,放松下来,右手一收,那杆大旗消失不见。

“想不到竟真的有这种事,难道你找到了源头之树?传说中只有源头之树上的果实,才有这样的能力,可以令人的灵魂与孵化兽的灵魂融合为一,彻底消除这种隐患。”梅小森好奇的看着王宣,眼里露出异光。

王宣摇摇头,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白千雪已经收起了符纹王之眼,想要施展符纹王之眼并不简单,需要提前准备一段时间,所以之前她之前并没有暗中观察过王宣,加上只要没有尝试过突破超态,基本上都不会被反噬,所以他们没有怀疑目前的王宣会被孵化兽反噬,更没想到他身上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见了王宣的模样,梅小森知道王宣有自己的秘密不愿多说,也就不再勉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

“你既然与孵化兽同化,这样说来,那玄主在试探你的时候,有可能会将你认为是他的同类……”

梅小森突然神色一动。

“如果是这样,你肯定能得到他们信任,也许你可以通过玄主,探得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消息,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一些特别的东西。”

王宣摇摇头道:“没有,他只是说我通过考核,之后就是狩猎白色犀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第一赘婿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九阳帝尊 妖孽奶爸在都市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都市狂少 武道大帝 绝世战魂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武神血脉
相邻推荐
抗日之土匪军人从小排球开始的征途全职法师之我有一个商店桃源小山村日光木叶最强战神相亲对象是神明之女贩罪纣临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