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 四环齐炸——堕天一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攻防兼备的铁山猪孙传涛在此前一直都未曾被破防,但这道剑气一出,他那坚如磐石、硬如钢铁的刚鬃铠甲就瞬间破碎,胸口留下了一道寸深的齐整伤口,鲜血瞬间奔涌而出。

但下一刻整个人却又被剑气中携带的刺骨寒霜顷刻冰封,成了一座冰凋,倒是反过来帮孙传涛给止住了血。

在阿特瑞斯投出的长枪都没有发生丝毫轨迹偏移的月刃,与【冰封绝息斩】的剑气相遇之后,攻势近乎消解,最后弗雷泽只是轻轻一挥剑,月刃就被拍飞到了一边。

但【冰封绝息斩】的威力可不止于此而已,当巨大的环形冰霜剑气继续推进,那弥漫半个斗魂台的妖魅迷雾,也在顷刻间消散了。

红雾消散,【妖魅】那分不清性别的僵脸之上,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个魂宗而已,怎么可能破散我的妖魅迷雾?”

在问出这句话后,邪月就感受到了弗雷泽右臂上的那股寒霜气息,在十多分钟之前,有三股类似的气息被他心中尊崇膜拜的教皇大人所展现过,那是......万年魂骨!

万年魂骨的出现不仅让邪月与胡列娜的思维瞬间停滞,也让场上的其他选手乃至广场上无数魂师强者纷纷把目光放在了弗雷泽的身上,惊喜、疑惑、震惊,还有......贪婪。

斗魂台上,除了弗雷泽之外,能够保持完全清醒的只有两人:阿特瑞斯与朱竹清。

对于邪月与胡列娜来说,万年魂骨的出现绝对是能够影响他们心态的“意外”,但也是朱竹清发动攻击的最好时机。

【幽冥裂星爪】,在等待了许久之后,在邪月处于震惊状态暴露出破绽之后,终于出手了!

这个来源于裂星恐爪龙的单体强悍攻击魂技,哪怕如同级别的钻石勐犸、板甲巨犀这样防御力强悍的魂兽都不敢硬抗,虽然邪月与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让他们拥有了魂帝级别的实力,但主控制副攻击的【妖魅】,防御能力却相对薄弱。

承受这一记【幽冥裂星爪】,朱竹清相信就算这个武魂融合技不被破解,也撑不了多久了。

但她忘记了,在全力施展攻击的时候,也意味着她的破绽完全暴露在了敌人面前。

【妖魅】毕竟拥有魂帝级别的实力,朱竹清的第四魂技威力不凡,所散发出的魂力波动自然不同寻常,只是一瞬间就让邪月反应了过来。

“嗤——!”

【幽冥裂星爪】精准的命中,承受了这道强力攻击的【妖魅】,身体也顿时变得有些虚幻起来,看起来邪月与胡列娜的武魂融合技随时都有可能破解。

但朱竹清的后背上,也被邪月的月刃留下了一道长二尺、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如果不是魂师大赛禁止杀人,以【妖魅】的攻击能力以及朱竹清的孱弱防御能力,此时的她已经香消玉殒了。

遭受了重创的朱竹清在空中失去了平衡,一阵翻滚之后“噗通”一声摔落在地,鲜血止不住的从背后那渗人的见骨伤口中涌出,而她本人也直接陷入了昏迷。

“竹清——!”

阿特瑞斯火速奔了过去,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将她抱起,也不顾自己可能遭受邪月袭击的风险,立刻就将朱竹清交给了场边的裁判。

武魂殿一位魂帝级别的治疗系魂师立刻对朱竹清展开救治,阿特瑞斯在看到朱竹清背后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迅速止住了血,并肉眼可见的在愈合,这才放下心来。

【妖魅】看到了转过身来的阿特瑞斯,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握住枪盾的双手上青筋爆起,右臂缓缓地举起,指向了他。【妖魅】凝视着阿特瑞斯,他看到了一副看似沉默,但实际上随时会爆发的沉着眸子。尽管无声,但她知道,如果有可能,阿特瑞斯一定会生撕了她。

“斗魂场上总有意外,为了胜利,受伤是在所难免的。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她已经在月刃下香消玉殒。”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柔和,看来主导着【妖魅】说出这句话的人已经转换,现在是胡列娜。

阿特瑞斯的面容依旧保持平静,尽管他心早已被愤怒的烈焰点燃,此刻恨不得引其血、啖其肉,但......这样和唐三又有何分别呢?

深吸一口气,阿特瑞斯强压下愤怒的烈焰,“我知道,你对竹清并无杀意,能手下留情已是不易。下了这斗魂台,你我无冤无仇,但在这斗魂台上,我却必须要为她讨回这口气!”

胡列娜冷冷的道:“在武魂融合技的持续时间里,我拥有魂帝境界的实力,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不自量力!”

“是不是不自量力,你会见识到的。怎么,不敢与我一战吗?”

“......”

胡列娜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悠悠的道:“我本可以趁你之前心慌大乱之时偷袭你,终结掉这场比赛,也可以去解决你的其他几名队友,但我没有。你想挑战我,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胡列娜唤回袭击弗雷泽的那柄月刃,用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一次,我给你一次机会,拿出你最强的攻击。如果我败了,则我武魂殿学院认输,反之,你们认输,如何?”

“这怎么可以,娜娜,你在胡说些什么?!”阿特瑞斯还未开口,脾气火爆的炎就率先发出了质疑。

胡列娜转头横了他一眼,“怎么,你要反对我的决定吗?”

“我......”炎的当然不认可胡列娜做出的这个决定,但他的心里一直都喜欢着胡列娜,从十岁那年见到她开始,到现在已经快十二年了。这十二年里,凡是有意见不合之时,他都会选择迁就。

“好吧,我同意。”炎在心里纠结了一番,认为还是应该支持胡列娜,谁让他喜欢呢?

《逆天邪神》

见炎同意了这个决定,除了已经失去战力的孙传涛,其余队员也纷纷表示同意。

可阿特瑞斯却道:“你同意,我可不同意。我对你发起挑战,只是为了给竹清报仇而已,是私人恩怨,与我的队员、你的队员都无关。他们辛辛苦苦多少年,才获得了站在这里的机会,我虽然是他们的队长,但却没有资格替他们来做决定!”

阿特瑞斯长枪一横,战意汹涌,“这场比赛的胜负,不应该只有你我来决定。待你我分出胜负之后,这比赛,依旧要继续!”

这是阿特瑞斯的心里话,也是处于理智的考量。

此时的双方都已经失去了一名战力,天斗皇家学院这边失去了朱竹清,武魂殿学院那边失去了孙传涛,表面上看是一换一,但实际却并非如此。

朱竹清虽然受到了重创出局,但她的攻击依然奏效了,胡列娜和邪月的武魂融合技维持不了太久就会自动解除,武魂融合技解除之后,他们也等同于没有了战力。

阿特瑞斯对自己的攻击能力很自信,虽然此时与【妖魅】硬碰硬是个不明智的选择,但他却必须要为朱竹清出这口气。

或许他会不敌妖魅,但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他和胡列娜、邪月对换而已,算上之前的朱竹清、孙传涛,双方是二换三。

他们这边拥有奥斯卡和宁荣荣的双重辅助,虽然二对三互换之后实际战力持平,但持久战下去,胜利的天平只会越来越向天斗皇家学院一方倾斜。

按胡列娜的条件,如果他败了,那么这原本有利于己方的局势就会因为自己的冲动而葬送,队员们这一个夏天乃至两年来的努力就化作了泡影。

他没有那个资格,将他人的努力与汗水,攥在手里作为砝码。

“见识一下,从天而降的枪法吧!”

“啊?”

在胡列娜的愣神中,阿特瑞斯动了,他奋力一跃,矫健身影就出现在了广场的上空。

越攀越高,当到达最高点时阿特瑞斯睁开了双眼,刚好看到了天使神像那俯瞰世间的圣洁面容。

也是在这时,阿特瑞斯化作了一颗流星,朝着地面上那道非男非女的身影俯冲而去。环绕周身的四枚魂环一一破碎,庞大的魂力在这一刻轰然爆发,那股气息瞬间就攀升到魂王之境,但依旧未曾停下。

五十四级,五十五级,五十六级......

六十级!

“四环齐炸,他不要命了吗?!”比比东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她看到了什么?

一个魂宗级别的小家伙,为了给自己喜欢的女生出口气,不顾身体是否能够承受那股庞然暴虐的魂力,施展了炸环秘法,而且还是四环齐炸!

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阿特瑞斯是如何学会昊天宗的绝世秘法了,她看到的是一个为了给心爱的女生出口气,而奋不顾身的热血男儿。

四环齐炸所产生的那股庞大而暴虐魂力,瞬间就将阿特瑞斯震得七窍流血。光是看那胳膊上、脖颈上几欲爆裂的青筋,比比东就能看得出来,现在的他已经超越了极限,这个魂技施展完毕之后,他必定会遭到反噬!

这样做,值得吗?

“炎!帮我!”

从胡列娜那里拿回了【妖魅】的掌控权,邪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求援。

此时他和胡列娜所剩的魂力已经不多了,硬着头皮接下阿特瑞斯四环齐炸后的魂技,他心里真的没底。

炎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得不帮,立刻就施展了自己的第五魂技【飞沙狂炎】,凝聚出数十颗磨盘大小包裹着炽热烈焰的石块,朝着天上的阿特瑞斯勐然轰去。

而邪月也动了,【妖魅】与她手中的两柄月刃相互交融,化作了一柄飞速旋转的圆月环刃。

白色环刃在空中急速旋转,将斗魂台上的空气都完全搅动,形成了一道风力巨大的气旋。

为了战胜阿特瑞斯四环齐炸的【堕天一击】,邪月终于用出了他最强的一击,也是他真正的压箱底,在武魂融合技的基础上实现人器合一的自创魂技——【圆月】。

也正是凭借着这个自创魂技,他才有能力击败学院内那名六十八级的强攻系老师。

若他和胡列娜魂力都充盈之时,在武魂融合技的状态下施展这个自创魂技,威力能无限逼近魂圣之境。可惜此时他们兄妹二人所剩的魂力已经跌至三成,恐怕连魂帝之境都有些勉强,而且不管结果是谁赢,他们必将因魂力耗尽而自解武魂融合技。

率先迎上【堕天一击】的,是【飞沙狂炎】,但这个来自武魂殿黄金一代、五十二级强攻系战魂王炎的全力一击,却在顷刻间土崩瓦解。在身形略微被阻挡了半刻后,阿特瑞斯的长枪依旧一往无前。

终于,无名之枪与圆月环刃轰然相撞,仅仅在这一瞬之间,圆月环刃的旋转就变得迟缓,一白、一红两道魂力顿时泾渭分明,这意味着他们兄妹二人已经来到了武魂融合技濒临崩溃的边缘。

阿特瑞斯也不好受,在四环齐炸之时他就承受了常人所不能忍之痛,如果不是他的意志坚定,恐怕在四环齐炸的那一刻就......

惨烈的碰撞、轰然的爆鸣,原本就已经不堪体内重负的阿特瑞斯终于还是没能撑住,手中的长枪与坚盾再也无力握紧,眼皮一翻,就昏死了过去。

而这时,圆月环刃也停止了旋转,一白一红两道身影跌落在地,但那道红粉身影却不顾身体已经力竭,毅然朝着身旁扑了过去,接住了从天坠落的阿特瑞斯。

已然力竭的胡列娜没能撑住,被阿特瑞斯给压在了地上,看着这个近在迟尺却满身浴血的男生,她颤抖的抬起玉臂,抹掉男生挂在嘴角的一道血丝。

“值得吗?”

胡列娜颤抖的呢喃出心中的不解,但此时的阿特瑞斯早已昏死过去,回答她的只有从他的七窍中不断溢出的血液。

胡列娜平日里最看不得脏东西,更碰不得,但此时的她却没有在乎这些,素手一阵乱抹,很快她的手上就沾满了鲜血。

当弗雷泽气汹汹的赶过来,一把将她推开之时,听到的是胡列娜含着泪不断重复的三个字:对不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武神血脉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都市狂少 绝世战魂 武道大帝 妖孽奶爸在都市 第一赘婿 九阳帝尊
相邻推荐
锦鲤少女和她的小队长她的小幸运她的小哥哥她的小梨涡我的姐夫是太子AWM[绝地求生]七芒星从离婚开始的文娱极品上门女婿之神级灵厨极品上门女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