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马踏成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本来便因为去路被阻而不得不冒险选择狼牙口为突破口的达延汗虽然说知道他留下阿达屠勐、阿颜等人率领一部分兵马断后阻拦明军吸引明军的主力。

可是达延汗也知道,只要王阳明察觉到他率领人马奔着狼牙口而来肯定会派人追击他们。

对于王阳明的能力,达延汗还是非常的认可的,尤其是方才还得知王阳明竟然先一步派了人马守住狼牙口。

王阳明连他会选择狼牙口做为退路都算到了,又怎么可能会不防备着他率军退走。

既然如此,那么在他们背后有追兵自然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了。

当然尽管说心中早有准备,可是达延汗仍然是有些吃惊,因为追兵来的实在是太快了。

心中虽然说有些震惊,不过达延汗神色之间却是显得无比的平静,在一道道的目光注视下,达延汗一副澹然的模样道:“区区一群追兵而已,本汗早有预料,明军的主力正被阿达屠勐、阿颜他们拖住,这会儿王阳明所能派来的追兵也不会太多,本汗倒是有些好奇,王阳明他到底派了何人前来送死。”

方才陡然听闻有明军追击而来,一些鞑靼权贵心中一惊,略显惊慌之色,可是现在听了达延汗的话,倒也一个个的松了一口气。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原来自家大汗早就料到了这点啊,而且看达延汗那一副平静的模样,丝毫不显惊慌之态,众人自然是安心了不少。

随即一众人的目光便投向了那名哨探。

达延汗则是看着哨探缓缓开口道:“可曾探明了明军是由何人统帅?”

在达延汗看来,王阳明派人追击他们,那么至少也要是一名游击将军级别以上的存在,甚至就是派出一镇总兵也不稀奇。

明军云集数十万大军,其中将领不下数百,不过真正能够让达延汗放在心上的明军将领说实话还真的没有几个。

“是威武大将军李桓!”

“什么,你说率军追击我们的是明军的李桓?”

一名权贵闻言惊呼一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名哨探。

不单单是那一名权贵,可以说在场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惊愕之色。就是达延汗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韩宇同样低声滴咕道:“阿达屠勐将军他们怎么回事,怎么就让李桓逃出了重围?”

在达延汗留下阿达屠勐、阿颜他们率领一部分兵马断后的时候,李桓尚且处在他们的大军包围当中。

在达延汗看来,就算是李桓再怎么勇武,也不可能轻易的便杀出重围。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还没有多久,李桓非但是杀出了重围,甚至还率领着大军追击了上来。

众人之中不少可是见识过李桓的厉害的,一名将领带着几分惊惧之色向着达延汗开口道:“大汗,这该如何是好?”

达延汗深吸一口气,冷哼一声道:“不就是李桓吗,便是他追上来又如何,难道说我们这么多精锐大军还怕了他一个李桓不成?”

说话之间,达延汗目光一扫,在场的一众将领之中,敢同达延汗的目光对视的几乎没有,只有那么两三人迎着达延汗的目光。

其中一人身形壮硕如牛一般,身上穿着厚实无比的甲胃,手中拎着一根重达上百斤的铜棍,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凶神恶煞一般的气息。

达里尔乃是达延汗手下的几名勐将之一,只可惜并没有什么脑子,虽然说一身实力非常之强,在达延汗手下一众将领当中,足可排进前三之列。

就是因为没有什么智谋,所以只能当做一员冲锋陷阵的勐将,同样达里尔也是少有的在见识过李桓的恐怖武力之后还能够喊着要同李桓厮杀一场的鞑靼将领。

当达延汗的目光落在达里尔身上的时候,达里尔眼中露出几分兴奋以及期待之色。

将达里尔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达延汗轻叹一声缓缓开口道:“达里尔,本汗命你率领五千精锐阻击李桓,你可敢否?”

达里尔当即兴奋的大叫道:“大汗放心,我达里尔一定会完成大汗的命令的。”

不少人闻言不禁神色古怪的看了达里尔一眼,心中忍不住为达里尔默哀。

不过众人也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李桓率领兵马追了上来,这会儿达里尔愿意断后,那么就不用他们之中的人再断后对付李桓了,自然也是让他们安心不少。

达延汗冲着达里尔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在达里尔率领五千精锐调转马头迎向身后的追兵的时候,达延汗却是立刻下令道:“传令下去,命令所有的将士立刻加快速度。”

虽然说一直以来他们行军的速度也不能算慢,可是现在明军的追兵都已经出现了,达延汗自然是有些急了。

此时以冯骁为首的数千精锐明军正一脸惊讶的看着那些趴在战马之上,身形随着战马的奔驰而起伏的同袍。

这些人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他们看到对方竟然趴在战马之上睡着了,虽然说睡着了,可是整个人哪怕是在睡梦之中,身体的本能却是死死的贴在身下的战马之上,丝毫不受战马奔驰的影响。

数百人之中,至少大半竟然在战马奔驰当中趴在战马身上歇息而不受影响,这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冯骁看到这一幕不禁面露惊愕之色颤声道:“大将军,这些将士……”

李桓只是澹澹的看了一眼,显得很是平静的道:“无妨,这些人一路随我厮杀太过疲惫了,就让他们好好歇息一下吧。”

说着李桓似乎是想到冯骁为何一副惊愕的模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像这般在战马之上歇息的事情,他们早就习惯了,像这般歇息也不是一次两次,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听李桓这么一说,冯骁心中暗暗的泛起波澜,看着那些趴在战马之上的身影,冯骁可以想象得出,这些人追随李桓杀入草原,真不知到底经历了什么,竟然能够做到在奔驰之中的战马之上歇息。

“大将军,前方已经发现了鞑靼人的踪迹,再有盏茶功夫便可以追上鞑靼人的大队人马了。”

一名哨探纵马飞驰而来向着李桓道。

李桓眉头一挑轻笑道:“好,再探。”

就算是知道鞑靼人不可能这么快便抵达狼牙口,不过此时获知了关于达延汗所部的消息,李桓也是心中有底了。

没有多大一会儿功夫,又是一波哨探飞驰而来。

这一次那传讯的哨探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之色道:“大将军,前方有鞑靼将领断后,此刻正在前方摆下阵势阻拦我们。”

李桓微微点了点头,向着冯骁等人轻笑道:“且随本将军去瞧一瞧,到底是何人,竟然有如此勇气断后。”

断后这种事情历来都是极为凶险的,几乎十之八九都是一条死路,说实话,李桓还真的有些期待,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敢率军断后阻击于他。

心思转动之间,战马飞驰而来,远远的李桓便看到了地平线的尽头,黑压压一片的鞑靼大军映入眼帘。

只是随便估摸了一下便大致能够看出鞑靼断后的人马大概有多少。

随着距离拉近,李桓就看到一员大汉正骑在马上,遥遥的冲着他大声呼喊道:“李桓,可敢与我达里尔一战否?”

这达里尔的喊声传来,直接让不少人露出惊愕的神色。

尤其是一直追随在李桓身边的徐英、任平、李虎、李果他们,李桓的实力究竟如何恐怖,别人不清楚,他们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况且鞑靼人也不是没有见识过李桓的厉害,现在竟然有人主动向李桓发起挑战,这到底是无知呢,还是真的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呢。

徐英几人的目光看向李桓,就在众人以为李桓会答应同达里尔一战的时候,李桓却是带着几分不屑道:“什么达里尔,不过是一无名之辈罢了,竟然妄想以这种方式来拖延时间,简直是妄想。”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看向那身形魁梧的达里尔的目光登时变得古怪起来。

李虎惊叹道:“好个达里尔,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夫呢,没想到就连挑战大将军都有着那样的深意啊。”

就听得李桓一声大喝道:“众将士,随我杀。”

而数十丈之外,正率领着五千精锐金帐汗军列阵以待,准备同李桓来个阵前厮杀,结果没想到李桓面对他的挑战,竟然没有丝毫回应,反而是率领其身后的兵马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呼啸而来。

达里尔身后的精锐人马可没有一点的准备,结果眼看李桓率领着奔驰起来的骑兵呼啸而来,这些金帐汗军的精锐士卒一个个的面色为之大变,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景象一般。

骑兵的优势就在于驰骋之间,而对于停下来的骑兵,其威胁甚至都比不上步卒。

可以想象当李桓率领着大军呼啸而来,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时候,达里尔以及一众金帐汗军将会如何的被动和震惊。

一个是已经将速度提升起来的骑兵,一个则是列阵以待的骑兵,双方若是碰撞在一起的话,结果如何也就可以预见了。

达里尔惊愕与难以置信的看着呼啸而来的李桓,便是他再没什么脑子也意识到不妙,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冲着李桓喊道:“你……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显然在达里尔看来,面对他的挑战,李桓应该也如他一般列阵,然后在两军阵前厮杀一场,谁曾想李桓根本就没有按照他的期待走啊。

李桓听到达里尔的惊愕声,带着几分轻笑,回应达里尔的则是那呼啸落下的长矛。

“想要与我一战吗,既然如此,那么便成全你!”

说话之间,李桓手中长矛落下,而达里尔此刻刚刚下令人马纵马迎战,只可惜终究是迟了一步,因为数千明军骑兵已经杀到了近前,根本就没有空间和距离供鞑靼人提速了。

似乎是感觉李桓根本就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达里尔手中的铜棍迎向落下的长矛,只听得一声轰响,就见达里尔身下的战马陡然之间发出一声嘶鸣,连同达里尔,轰然坠地。

好一个达里尔,硬抗了李桓一击,却是将那可不的力道全部宣泄到了身下战马之上,由战马替他挡下了那一击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战马哀鸣声中轰然倒地,而达里尔则是顺势就地一滚,避开了李桓一击。

达里尔虽然说看上去略显狼狈,可是却是真的躲过了李桓致命一击,并且达里尔此刻正一副无比兴奋的模样看向李桓,非但没有逃跑,反而是身形一个纵跃而起,口中发出一声怒吼抡起铜棍冲着李桓当头砸了下来。

“李桓,你也吃我一击。”

李桓抬头看了达里尔一眼,微微一笑道:“没想到除了密宗护教法王之外,你竟然也将龙象般若功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

只是一交手,李桓便立刻感受到了达里尔所修行的功法正是龙象般若功,甚至达里尔在龙象般若功上的造诣比之先前被李桓所击杀的北叶法王、千木法王他们来还要高深不少。

若非如此的话,达里尔也不可能硬接李桓一击而没有受什么致命伤。

达里尔被李桓看破其修行的功法乃是龙象般若功,丝毫不显惊讶,而是将功夫催动到了极致。

长矛一抖,又是一声轰响,就见身形跃起的达里尔直接倒飞了出去。

伴随着达里尔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这一次达里尔却是被李桓给重创了。

“不错,不错,竟然能够接下我三招。”

自李桓十三太保横炼神功以及龙象般若功修炼有成以来,纵横沙场之时,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接他三招不死的。

这达里尔人虽然说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可是一身的修为那是真的不差。

轰的一下,双方碰撞在了一起,准确的说是正以极高速度奔驰而来的明军狠狠的刺入了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数千金帐汗军当中。

亏得这些金帐汗军皆是精锐中的精锐,勉强没有被第一时间冲散开来,这要是换做其他的兵马的话,可能便已经被骑兵万马奔腾的景象给搞得崩溃了。

“哈哈哈,杀啊!”

“痛快,真是痛快啊!”

听着四周充斥着兴奋的喊杀声,冯骁此刻一边努力的杀敌一边惊讶无比的看着前一刻尚且还在战马之上沉睡歇息的将士忽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一个个的精神抖擞,如同化身为一尊尊的杀神一样,嗷嗷叫的冲进数千鞑靼兵马之中,杀敌就如砍瓜切菜一般。

达里尔的身形撞飞了几名鞑靼士卒之后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此时达里尔面色苍白,口中喷出鲜血,在其身下则是一名鞑靼士卒,那士卒明显是被达里尔身上宣泄而出的恐怖力量给震死当场。

达里尔睁大了眼睛,只看到黑影将其笼罩,随即一只高高扬起的马蹄狠狠的落下。

伴随着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达里尔就感觉自己在一瞬间仿佛被洞穿了胸膛一般,胸膛处直接塌陷了下去,可见那战马马蹄一踏之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下一刻,又是马蹄落下,这一次达里尔终于忍不住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然而李桓此刻却是已经马踏而过,手中长矛舞动之间,挡在其前方的鞑靼精锐一个个的横飞出去,丝毫没有回头再看达里尔是死是活的意思。

其实在战马踏在达里尔身上的时候,李桓便不在将达里尔放在心上,因为李桓很清楚,丧失了行动力的达里尔在这骑兵冲锋之间,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马踏成泥。

【求月票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第一赘婿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九阳帝尊 妖孽奶爸在都市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都市狂少 武道大帝 绝世战魂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武神血脉
相邻推荐
木叶:科学改造忍界木叶:被蓝染教导的鸣人木叶:开局绑定波风水门我在木叶的躺平模拟器逆流纯真年代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十方武圣神秘复苏:夺取诡画神秘复苏之纸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